返回 首页 搜索

古代架空

古代架空
  • 头条
  • 推荐
  • 热门
锦城花时
正常风简介: 为避祸庄扬一家居于山林,发现对岸住着一个穷孩子。 庄扬想,已有弟妹要照顾,不差再照顾一个。 非正常风简介: 庄扬本想过着种田养花抱熊猫的幸福日子,不慎养大了一头大型犬。 刘弘:山河可许,只求相随。 庄扬:拒绝,我不想被族。 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吃枣要亡。 大概是个甜文,望天。 刘弘X庄扬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弘庄扬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因避战乱,居住在竹里的少年庄扬,有弟弟妹妹,养花养狗养熊猫,过着悠闲日子。 一日,河对岸搬来一位叫犬子的孤僻孩子,过着艰难贫困的生活,庄扬顺便把他照顾了。 自此,庄扬身边,总跟着一个武力值爆表的男孩。 谁能想到当年的穷小子,以后会是不得了的人物呢? 二郎,你要和平的生活,我给你一个太平盛世。山河可许,唯求相随。 十三岁的犬子和母亲,被舅家逐出董村,来到竹里。凶悍而孤独的犬子很幸运,他遇到了温和秀美的庄扬。 庄扬的博爱,使得他照顾犬子,也改变了犬子。 起先只是大哥哥式的关爱,后来却也不知从何时变质。 庄扬的柔情,犬子的眷恋。有些爱,无需言语,许诺一生。 小说基调温馨,人物鲜明,故事偏甜、轻松,值得一读。 金牌推荐VIP2017-08-04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179895   总书评数:3466 当前被收藏数:4651 文章积分:92,597,904
儿子你还要吗?
因为失恋而两年没有嘿嘿嘿的单身狗平王,突然发现痴恋的美人给他生了一个亲儿子。 沈淮:人生就是这么奇妙,美人么么扎~ 季萧:你不许乱亲。 —————  美貌易推人.妻受,粘人痴汉天天想吃肉攻,我爹只有我能亲能抱谁欺负我就怼谁肉团奶娃。 狗血小白文,目标是开着小火车污污污的漫天撒糖~不虐,我们真的不虐 防止踩雷:1.攻比受小两岁 2.双性生子 3.弱受 4.主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生子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萧、沈淮 ┃ 配角:阿元 ┃ 其它: 作品简评: 京城里的小霸王扫平南地,一朝成了人人溜须拍马的平王。各色美人纷至沓来,平王本个个都看不上眼,却没想到中间混着一个带把的。春风一度,平王热恋了,不料美人视他如猛虎,隔天就跑了个没影没踪。失恋后的平王抑郁的两年没有嘿嘿嘿,最后老天看不过眼他这条单身狗,让他发现美人给自己生了一个亲儿子。 本文行文流畅,剧情衔接合理,前期随着两人感情的顺利进行平王的掉马与否、何时掉马扣人心弦。沈淮外表冷傲对季萧却猥琐流氓翻墙扣瓦无所不用其极,季萧小心谨慎,对待感情却真诚大方。两个具有反差萌的人设谈起恋爱,日常撒糖不间断。更值得一提的是贯穿全文的第一配角奶娃娃阿元,既是抓鸡逗狗小作精也是嘴甜易推小甜心,属性软萌吸粉无数。全文温馨耐读,值得一看。 金牌推荐VIP2016-11-05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669993   总书评数:2816 当前被收藏数:6495 文章积分:103,809,592
小金蛋护养指南
宰相府里的大少爷长得如珠似玉,给家里的老祖宗娇纵的没话说。 一日行至花园中,见一光裸上身的精壮男子,不由双眼一亮,垂涎道,“你这奴才,到我房里来乐乐!” 秦王殿下说乐便乐,将这细皮嫩肉的小少爷弄得三天没从房里出来。 【要优雅,不要污】甜甜甜甜吃糖小白文。 防雷注意看,不看防雷入坑ky的,恕不接受。 1、1V1主受文 无虐。 2、年上,攻比受大十岁。 3、攻有一儿一女,未娶妻。 4、历史废,架空全胡诌。 嘴甜骄纵少爷受CP皮糙活好武夫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吕迟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宰相府里的大少爷吕迟长得如珠似玉,给家里人宠成个宝。算命先生卜一卦更是不得了,说“此子福运昌盛,生而忘忧。”,自此越发骄纵的没个边际,胆子大的能捅天。一日遇见煞神秦王,将之误认为自家府中小厮,吕迟色心顿起欲占人便宜,却不想转头给人一顿屁股,可怜又委屈。褚瑜却也不料,一顿屁股打了,这软绵绵的小东西还敢用脚丫子踹人,竟一脚踹的他心头酥。 本文讲述的是一个表面骄纵实则温暖又善良的小少爷在机缘下遇见秦王后,一个是细胳膊细不自知,天天幻想压猛男的小受;一个是假正经自作自受,天天被明撩忍无可忍武夫攻。一个要过安稳日子,一个转脸就造反。温馨无虐,专注送糖撒狗粮。作者擅长古风,笔触细腻,剧情人设均生动有趣,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相触之间都反差萌十足,是值得一看的好文。 金牌推荐VIP2017-01-28正文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824835   总书评数:4624 当前被收藏数:11226 文章积分:171,935,680
古代架空列表
溪园消夏
青山路远 | 古代架空 | 完结
表兄弟年下,小红帽与狼外婆。“筠”字多音,在此音同“云”。 园里的一架荼蘼花已谢完,尽剩下浓密的绿荫。绿荫下蹲着一人,正专注地做着什么。 “二哥!”姚笙快步走来,停在架前,兴冲冲道,“你知道么,姑母一家很快就要到了,就在这两三日……哟!二哥,你又在给它们治病啊,莫非将来真要做个大夫?”他看见自己的哥哥,正捧着一只腿脚受伤的小雀。 姚筠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称不上治病……是它脚折了,我给它裹点药扎起来。” “我看你的心思都在这些上头了,也不关心有什么客人会来!”姚笙摇摇头,“二哥,不是我说你,你总要学着应酬,将来成了家,才能当家主事啊……除非是那些女眷,整天埋头绣个花逗个鸟,那也罢了。男儿可不一样!二哥你要多见见朋友、会会客人才是啊!” 这三弟性子爽直,一向有什么说什么。姚筠身为哥哥挨了教训,也只笑笑,开口道:“方才三弟说,姑母一家要到了?” “是啊!这位姑母,我们都没见过……她是爹最小的妹妹,远嫁北地之后,就不曾回过娘家,这么多年只有书信往来,此番是第一次回来呢!另外,笑儿也十七了,爹娘打算在这些亲朋家的公子里给她相一位中意的,所以,今年夏天的家宴一定会大办!”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亚博体育下载地址